设首页 加收藏 软件下载 手机版
行情中心 沪深A股 上证A股 深证A股 创业板 科创板 中小板 板块行情
全球指数
数据中心 资金流向 龙虎榜 融资融券 沪深港通 比价数据 研报数据 科技龙头指数 周期龙头指数 大消费龙头指数

1元甩卖子公司股权!这家“传奇”游戏公司断臂求生

2020年09月16日 14:31 来源:中国基金报
评论数(0

曾因《全民奇迹》《蓝月传奇》等游戏产品而获得不菲收入游戏公司恺英网络,如今走到“断臂求生”的境地。

目前,恺英网络拟将持有的浙江九翎股权回转给原股东一事,有了实质性进展。公告最新公告称,已与原股东达成和解,拟1元转让浙江九翎股权。

恺英网络拟1元转让浙江九翎股权

9月15日晚间,恺英网络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以1元的价格,向周瑜转让所持浙江九翎70%的全部股权,公司将不再持有浙江九翎股权。

恺英网络称,浙江九翎存在多起未结重大仲裁诉讼案件,判赔金额已达22.9亿元,且经评估公司评估,浙江九翎评估价值为-20.6亿元。此次股权转让后,公司无需投入大量资源应对法律纠纷,预计会对公司产生积极影响。

2018年5月、6月,恺英网络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与浙江九翎”)股东周瑜、黄燕、李思韵、张敬先后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上海恺英以 10.64亿元人民币收购浙江九翎70%股权。

距离收购尚未满两年,恺英网络即将所收购股权返还给原股东。对此,恺英网络表示,浙江九翎在被上海恺英收购后发生多起重大仲裁诉讼案件,至今无法解决,并可能导致浙江九翎未来无法持续经营。

上海恺英分别于2020年8月10日和2020年8月12日向上海一中院提交了《民事起诉状》,要求原股东履行业绩补偿义务及相应的利息损失、本案的律师费、诉讼费和保全费等,上海恺英于2020年8月13日收到上海一中院分别于2020年8月11日和2020年8月13日作出的关于上海恺英诉周瑜、李思韵股权转让纠纷的《案件受理通知书》和上海恺英诉黄燕、张敬股权转让纠纷的《案件受理通知书》。秉承友好协商的精神,周瑜、李思韵希望与上海恺英之间就浙江九翎业绩补偿纠纷达成调解方案。商的精神,周瑜、李思韵希望与上海恺英之间就浙江九翎业绩补偿纠纷达成调解方案。

天眼查数据显示,恺英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1月,注册资本约21.5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陈永聪,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计算机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等,于2015年在A股上市。

浙江九翎或面临超80亿巨额索赔

1元转让控股子公司股权背后,是浙江九翎面临国际仲裁的巨额索赔。

过往公告显示,传奇IP与浙江九翎于2017年11月共同签署了《热血传奇HTML5游戏许可协议》。根据协议内容,浙江九翎可于中国使用传奇IP与第三方共同拥有的热血传奇知识产权于HTML5游戏中的开发和应用等。作为交换,浙江九翎应支付传奇IP授权费、最低保证金,并按约定比例支付月度分成款及一次性奖励金。

2018年4月10日,此后,传奇IP签署《授权证明书》,授权浙江九翎开发的HTML5移动游戏“龙城战歌”发行和运营的权利。但2018年年底,传奇IP提起仲裁,要求浙江九翎向其支付1.71亿元,理由是“浙江九翎未按照约定支付最低保证金、月度分成款和一次性奖励金等为由”。

双方IP纠纷不断发酵,仲裁僵持不下,传奇IP便两度提高索赔金额。直到2019年12月18日,传索赔金额提高到76.62亿元。

恺英网络披露的仲裁进展还显示,浙江九翎及德清盛乐应向传奇IP支付未付的授权许可使用费等合计5.02亿元。两项费用相加,已经超过80亿元。

而目,恺英网络市值还不到60亿元,远远不够诉讼赔偿金。

在此背景下,恺英网络曾于今年4月2日公告称,为了妥善解决上海恺英与原股东的纠纷,且鉴于浙江九翎存在多起未结重大仲裁诉讼案件,可能在未来无法持续经营,上海恺英与原股东计划签署股权转让终止协议,约定原股权转让协议及相关协议终止履行,上海恺英将其持有的浙江九翎股权返还给原股东,原股东向上海恺英返还股权转让价款 9.61亿元。

“断臂求生背后”:净利暴跌1100%

回转面临巨额索赔子公司的股权背后,是恺英网络困境重重的经营现状。

目前恺英网络主要以游戏业务为主,开发并运营了《摩天大楼》《蜀山传奇》《全民奇迹MU》《王者传奇》《敢达争锋对决》《战舰世界闪击战》《蓝月传奇》等多款游戏。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恺英网络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3.4亿元、27.2亿元和31.3亿元,净利润达到6.5亿元、6.8亿元和16.1亿元。

然而2018年全年,恺英网络实现营业收入22.84亿元,同比下滑27.13%;实现净利润1.74亿元,同比下滑89.17%。

2019年全年,恺英网络共实现营收20.37亿元,同比上年下降10.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18.51亿元,同比下降1161.26%。

恺英网络方面对此表示,公司控股子公司浙江九翎涉及合计约80亿元的国际仲裁主张,目前已进入开庭审理阶段。

除此以外,受我国移动游戏市场增速放缓、行业监管环境趋严、产品上线不达预期等综合因素的影响,被投资公司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盛和”)2019年度营业收入及利润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估值预测下降。

对此,恺英网络对上述两家公司计提商誉减值,且经商誉减值测试,2019年对浙江九翎全额计提商誉减值准备9.55亿元,对浙江盛和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1.4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浙江九翎在被恺英网络收购时曾有业绩对赌,浙江九翎承诺2018年—2020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9亿元、2.2亿元、2.9亿元。而2019年,浙江九翎亏损4503.73万元。

据北京商报,资深游戏行业从业人士孟尔认为,恺英网络意欲与浙江九翎剥离并不难理解,“首先传奇IP的授权问题一直以来都较为复杂,浙江九翎所背负的诉讼损失远超恺英网络市值,从长远上看,子公司的业绩也已难达到当初的预期,只能忍痛断臂求生”。

就二级市场表现来看,这家国内著名游戏运营商曾经是10倍大牛股,但在业绩连续下跌之际,该公司的股价也一路走低。

从2017年末的高点19.19元跌至9月15日收盘的5.39元,跌幅近72%,期间市值蒸发近300亿元,而股价连续下跌也导致实控人王悦不断将其所持股票补充质押。

现任董事长金锋为浙江九翎实控人

恺英网络似乎免去了可能的80亿元的债务,但事实上,其现任董事长金锋却仍然跟浙江九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据报道,金锋其实是浙江盛和、浙江九翎的实际控制人,是恺英网络实控人王悦在资本运作方面最紧密的合作伙伴。

公开资料显示, 2011年7月至2018年1月期间,金锋历任浙江盛和的产品经理和市场总监。2018年1月,金锋被任命为浙江盛和总裁,全面统筹日常公司运营管理、研发项目管理。

同年7月27日,恺英网络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选举金锋为公司董事。此后,金锋又先后被选举为公司副董事长、联席董事长。2019年3月20日,金锋被选为恺英网络的新任董事长。

2019年10月25日晚,恺英网络实控人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被上海市公安局批捕四个月后,恺英网络发布公告:公司当日收到金锋家属送交的《通知函》,称金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2019年11月14日,金锋被取保候审。目前,金锋依然担任恺英网络董事长一职,并不持有公司的股份。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免责声明

九方智投免费提供的股票行情数据以及其他资料均来自相关合作方,目的是为用户获取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九方智投以及其合作机构不为本页面所提供信息的错误、残缺、延迟以及依据此信息所采取的任何行动负责,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点赞(0)
声明:用户发表的所有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发布
全部评论(0)

暂无评论

赶快抢个沙发吧

  • 上证指数
  • 深证成指
  • 创业板指
  • 沪深300
上证指数
深证成指
创业板指
沪深300
涨幅排行榜
  • 上证A股
  • 深证A股
  • 科创板
排名 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 相关链接